沭阳游戏网自定义右侧文字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-栏目/内容页顶部

首页 > 游戏资讯 >  娱乐八卦 / 正文

关于信乐团为什么解散我想说信退出《中国有嘻哈》帮唱环节,如此real只想给你爆灯打call!

admin 2021-11-25 娱乐八卦 评论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【高能E】是今日头条合同作者。这篇文章是高能E字原创的。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。转载请联系后台。但是请朋友圈传达。

前两天的《中国有嘻哈》可真让人看得肾上腺素飙升。

袁娅维实力大女主的番位遭到pg one和艾福杰尼争抢,pg one不满赛制扬言退赛,然而最让人想爆灯打call的,还是信为了成全选手,直接退出了帮唱环节的比赛。

本期四进三的帮唱嘉宾有王嘉尔、袁娅维、周笔畅和信。赛制是这样的:选手有两轮的选择机会,第一轮只能选手选嘉宾,彩排之后,进行第二轮的选手和嘉宾互选。

遗憾的是,两轮下来,都没有人选信。

即使是这样,信坚持一个人完成了彩排。

第二轮互选时,艾福杰尼和pg one开抢袁娅维。袁娅维选择了pg one 后,只剩下信和艾福杰尼的配对。

三角恋的相亲戏码也很精彩

这时信站出来,首先跟艾福杰尼确认他内心真实的想法:你是真的想和我唱吗?

艾福杰尼:说真的我不想。

接着信非常严肃地向全场提出:我先退出这个比赛。

原因很简单:站在选手的立场上考虑,充分尊重他们的决定,“选手走到今天很不容易,希望他们选择最有把握的歌曲和嘉宾来帮忙,不想强迫他们选择没把握的歌曲。”

选手的比赛是最重要的,自己可以退回酬劳,退出比赛,只要能让选手做最有把握的发挥。

在场的各位力挺信哥:Real man!

据节目的透露,信原本就是来救场的嘉宾。顺着这个料,其实也能找到不少实锤。

当期《中国有嘻哈》的录制时间是8月10号。而8月5号,信还在广州开演唱会,7号走商演,8号才从广州飞台北。

信在录制前2天才确定有嘻哈的通告,也就是说,8月8日赶回台北的信,只在台北呆了一天,就马不停蹄地又赶到了北京。

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就很清晰了:节目组临时确定邀请信作为帮唱嘉宾,虽然中间出现了一些档期冲突,义气的信还是选择来“江湖救急”。

而选手这边也很抓马,rap的编写需要时间,要在一天的时间内准备好高难度的参赛作品,这样的重压可想而知。

选手说出了内心真实的想法,信也做出了最real最man的决定:你们不想跟我唱,没有问题,那就不要勉强。

最后信独唱了《如果有明天》,燃爆全场。

作为前辈,他惜才但也给出了忠告:

“你们很棒,你们就像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野兽,打破了所有的规则,所以请你们照顾好心里的那只野兽,保持愤怒,你们做的决定没有错,但是有可能会错过,错过你成为经典的机会,我们一直这么努力,不就是为了要站在这个舞台上么,所以希望大家能够珍惜每一次在台上的机会。”

要说帮唱嘉宾公布时,信的存在是最没有违和感的。一是唱功过硬,二是摇滚和嘻哈内核的无缝对接:真实真诚不虚伪做作。

作为前辈,他的表率更毋庸置疑。

本场唱的《如果还有明天》,就是用摇滚结合嘻哈改编的。2005年,他找到薛岳妈妈和当年的母带,从中找出了薛岳留在已经碳化的母带里的声音,再用最新的RAP形式让年轻人记住“薛岳”的名字。

不管是《死了都要爱》、《离歌》还是《天高地厚》,信的摇滚态度就摆在那。

还有万年励志song《海阔天空》~

字字戳心的歌词,再加上信的高音加持,成了不少人面对逆境时的精神寄托。

2005年 ,信乐团在台北开了首场售票演唱会《ONE NIGHT@火星》。作为主唱,信以几近完美的真假音转换和摇滚利器燃爆现场,彻底征服了观众。

《死了都要爱》唱到最后一句时,信突然跪地,话筒里传来低沉的喘气声和呜咽声。

观众都以为他在哭,不停地用掌声和欢呼声鼓励他,他趴了很长时间,起身后说的第一句话是“放心,我不会哭的,我只是觉得,这首歌,怎么这么难唱啊......”

信实在是太开心了,“一路走来跌跌撞撞,没有放弃,终于等到这一天,谢谢你们为我们的摇滚作见证。”

确实,为了这一天,他等了至少十年。

信的音乐道路走得太不容易了,1971年出生的他,31岁才发行第一张唱片。

1989年,18岁的信跟同学组成摇滚乐团,参加台湾地区YAMAHA第二届热门音乐大赛,成为该大赛第二届冠军乐团。

这会的信已经小有名气,然而此时的他又得去服兵役。服役完毕后,信的知名度大不如前,没有唱片公司想要跟他签约。

之后他就在PUB走唱了10年,舞台虽小,他也没有放弃可以唱歌的机会。

终于到了2002年,信乐团出了第一张专辑。《死了都要爱》火了,信也红了,这距离他18岁一路打进音乐大赛决赛已经过了14年。

十几年的磕磕碰碰,从零到一,没有人会比信更懂得机会的来之不易。

“嘻哈”和“摇滚”都算不上华语乐坛“主流音乐”,信也和今天在《中国有嘻哈》上的选手一样,从最艰苦的地下音乐里一步一步走到今天。

所以他格外明白这个舞台对于选手的意义,尊重选手,对他们负责。

信乐团时期,信被牢牢打上了摇滚的tag,不过,他显然不想一条路走到黑。

2007年,信当时所在的唱片公司avex决定解散信乐团,信由此退出。单飞后,他尝试更多样的音乐风格,不再只是单一的嘶吼,转而走抒情和温柔向。

《我恨你》、《我记得》和《我选择笑》,这些虽都不是专辑的第一主打歌,但信给人的感觉更细腻了。

《黎明之前》这张专辑开创了华语乐坛的哥特风。

2015年的《反正我信了》又把曲风做得更加重金属。

第三张个人专辑《趁我》获得了G-Music销量榜冠军,还拿到2009年Music Radio中国Top排行“年度最佳男歌手”奖。

2015年,他在《我是歌手》给A-Lin帮帮唱。去年,他作为首发阵容站上了《我是歌手》的舞台。

把《人质》改编到高潮迭起,直击人心。

还有唱哭了全场的《末班车》。

这时大家才发现,除了高音和嘶吼,信也可以温柔和深情,将复杂的情感处理得如此到位。

信的声音带有穿透力,他的高音和超强爆发力,曾一度被人称为“钢嗓”。

然而歌唱界还有这么一条铁律:唱功诚可贵 ,转型价更高。

稳中求变的信,如今更加细腻了,声音刚柔并济,多种风格驾轻就熟。

他还是这么的real,收放自如。

摇滚精神没变 ,坚持自我依旧,宁缺毋滥,这就是信。

做有深度的心灵SPA和有格调的故事

喜欢请分享哦!么么哒!

E姐换新Logo咯!各位闺蜜认准正版↓↓↓

都市男女的心灵SPA

以学术的严谨看贵圈

未经许可,谢绝转载

Tags:信乐团为什么解散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-栏目/内容页底部